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可以自救吗?

(英)克莱尔.威克斯所著《精神焦虑症的自救》,这本书教

主诉:女,多囊卵巢综合症3年病史,间断性用达英3(吃三个月停数个月,不正常在吃)治疗,这个月在用。2018年底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,目前在用富马酸喹硫平即思瑞康每晚一片。2月份呼吸道急性感染后,哮喘复发,没有用药,断断续续咳到现在。其间出现过夜晚睡眠

某个案付了一个疗程的费用,用掉了三次,都是给十岁的儿子用的,今天小男孩说需要长期的咨询师,想要妈妈给办年卡,突然有些感动也有些感慨,感动的是小男孩可以很坦白地说出自己的诉求而并没有将其视为”不好”或者”有病”,妈妈也并没有传递给他”不好”或者”有病”的观念,而是帮助他努力实现和满足需求,感慨的是想到:或许等小男孩那一代长大,应该可以视心理咨询为家常便饭了吧?

每次看到知乎上一大堆高中生大学生诉说自己得了抑郁症,焦虑症,强迫症等各种神经症,家长不同意做心理咨询,觉得克服一下就好了,问我有什么办法可以自救,除了建议运动去缓解一下,我也表示无能为力,我想告诉他们去寻求家庭系统(父母)和社会系统(朋友)支持,可是明显家庭系统就不理解,更谈不上支持,社会系统可能更会让他们碰得头破血流,我想告诉他们去看一些自我分析的心理学著作,他们很多都说看不懂,也没有耐心去看。

所以,真正能自救的人恐怕是不多的,能”克服”的人恐怕也是没有的,无论是作为当事人还是作为当事人家长,越早意识到这个问题越好。

中国式父母的焦虑:套牢自己时,面对焦虑,我们该如何”自救”?

中国式家长普遍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之中,他们为孩子的学习、成长和未来感到焦虑,为孩子的教育”未雨绸缪”。特别是有很多家长在孩子刚出生时,便为其做高考倒计时。《小欢喜》里的宋倩父母的期望太高,他们希望孩子能够出人头地,成为他们的骄傲。 之前,在某

我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听到大家骄傲地对外宣布:”我有我的心理咨询师了!”即便绝大部分人的心理咨询师都不是我,我也依旧会感到高兴,因为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,说明大家都开始真正正视心理健康,也真正明白心理咨询不是只为”有病”的人服务,当然也有很重要的一点是,大家都开始重视精神需求,而不只是停留在吃喝玩乐等物质层面。

%title插图%num

本文源自头条号:心理咨询师拉拉

“不腻在一起就感觉被抛弃了”| 焦虑型依恋者如何自救

如果当你的伴侣经常对你说: “莫名其妙,都不知道你在生气什么?” “你现在是想发泄情绪,还是解决问题?” “我需要自己的空间,ok?” 那么恭喜你,你大概率是“焦虑型依恋者”,你想获得亲密关系中的稳定、安全,却总用愤怒、焦虑、疏离、漠视,来掩饰害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