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完美主义妈妈,是如何面对分离焦虑的?

“我不要去上幼儿园!”开学季反复分离焦虑怎么办?

 文 | 遇之  本文首发小十点 “不要,我不要去幼儿园……”   “妈妈,求求你了,不要送我去幼儿园,我会乖乖的……”   “妈妈,你不爱我了!坏妈妈,呜呜呜……?”   最近这两天,好友芳非常苦恼。   原本盼着早些开学,孩子可以送幼儿园,自己也可以从陪娃

%title插图%num%title插图%num

    凯叔说

kaishushuo

当孩子踏入幼儿园的的那一刻起,她们就逐渐开始远离。

下面的文章是一个母亲在孩子马上踏入幼儿园时的心路纠结。尽管她原来是幼教背景出身,但此刻的彷徨却与你我无异。

作者 | 薇多

%title插图%num

1

有个妈妈跟我说,在给孩子挑选幼儿园的时候特别纠结,离家近的公立幼儿园进不去,私立的收费高还有点远。最主要的是,她接受不了孩子突然离开自己那么远。她想再陪孩子上一年早教课程,等孩子四岁了再送他去幼儿园。

 

这位妈妈的心情我感同身受。因为小维马上也要到入园的年龄,自诩超脱的处女座妈妈已经暗自焦虑了无数遍了。




关于孩子

他的个性那么好强,一个轨道搭不好就会着急地叫妈妈。到了幼儿园里,如果做不好学不会也没能得到及时帮助,他会不会哭?

 

他的表达方式那么直接,喜怒挂在脸上:“我不喜欢你”“你别打扰我”,到了幼儿园里,如果对老师或同学这样说,他会不会遭到排挤?

 

他平时遇到欺负,不懂得反抗也就罢了,还特别容易委屈大哭,如果在幼儿园里被打了,他该是多么无助?

%title插图%num




关于幼儿园

我们小区的幼儿园近是近,但是到底好不好?


老师都是什么资质,有没有系统地学过儿童心理学和早教理论?会不会践行“爱和自由”的教育理念?


老师自己有没有孩子,对孩子有没有爱心?孩子那么多那么吵,被惹烦了会不会打骂孩子?


游乐设施有没有达到安全标准?新铺设的塑胶操场有没有毒?安保设施是否到位?


学校有没有懂急救常识的教员,一旦孩子出了意外能立马做出应急措施的那种?


食堂的饭菜都是从什么地方采购的,不会像新闻曝光的那样购买不合格产品给孩子吃吧?




关于我

要不要请假一星期,陪着孩子度过这个入园分离焦虑期?


每天下班那么晚,总不能一次也不接孩子吧?要不然干脆辞职在家陪他算了?


要是真的发生了学校虐待我孩子的事情,我是控制住情绪尽量理性处理,还是干脆冲上去武力解决?

 

……

 

要把自己的孩子,郑重地托付给一些陌生的人,每个妈妈都可能会变成挑剔焦虑的处女座吧。

%title插图%num

 

2

当然,我并没有在小维面前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焦虑。

 

在他很小的时候,我们就经常抱着他到小区幼儿园门口玩,给他唱那首儿歌:“我爱我的幼儿园,幼儿园里朋友多,又唱歌来又跳舞,大家一起多快乐。”


再大一点,小维对幼儿园操场上的游乐设施表现出很大的兴趣,有时会被放进去玩一会,有时没法进去他还会嚎啕大哭。我就告诉他:“别着急,等你上了幼儿园,就可以每天在这里玩了。”

 

等他能看书的时候,我有意准备了很多幼儿园主题或者有关群体生活的绘本:《忘了说我爱你》《亲亲宝贝•幼儿园主题绘本》《大卫惹麻烦》《我爱幼儿园》《幼儿园的一天》《幼儿园里我最棒》《托马斯系列》《贝贝熊系列》《小猪佩奇》等等。

妥善应对分离焦虑,坏事变好事

对于孩子来说,“妈妈要出门” 这事儿是他们长大过程中一个必然要过的坎儿。 妈妈要出门,孩子抱住妈妈的大腿不让走。 这时候,你跟他讲道理是没用的,因为孩子根本get不到你的点 …… “微问答” 是什么? 每期5分钟,“当米妈”当家, 聊聊有孩子以后的烦心


当然,还少不了安全教育和性教育主题绘本:《我不跟你走》、《别想欺负我》、《小鸡鸡的故事》、《东方儿童性教育绘本》等等。


大部分时候,这些措施都是奏效的,小维对幼儿园的生活一直充满了憧憬。前几天我兴高采烈地把小区幼儿园的“入学面试”当作“好消息”跟他郑重提起的时候,他也十分兴奋,一边蘸着芝麻酱啃奶奶烤的干馍片,一边用脚踢着桌子下面放的一个不锈钢隔热架,然后不停地念叨:“我可以上幼儿园,是因为我会吃馍、我会吃芝麻酱、我会喝汤、我会刷牙、我会自己上厕所、我会提裤子、我会玩小火车、我会玩佩奇——”然后看看脚下踢的那个不锈钢隔热架,认真地说:“我会踢锅……”

 

瞬间,全家爆笑一分钟……

 

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,也许小维已经准备好了,而没准备好的人,是我。

%title插图%num


3

前天,我专门请了一天假,陪小维去参加幼儿园的”入学面试”。我做了面膜、化好妆、戴上小礼帽,并告诉小维:“因为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,所以妈妈很开心,要认真地打扮才行哦!”

 

在幼儿园,我跟老师的面谈很愉快,小维则略显羞涩,只顾埋头玩一个拼块玩具。老师惊叹于他拼的速度和准确度,我自豪地回答:“小维在家玩几十块的复杂拼图都是小意思啦!”

 

想想也是,我应该不用为小维担心:他拼图很棒、玩复杂的拼图都特别沉得住气,同时又擅长表演、爱说爱笑、语言能力强,应该会很快融入幼儿园。他会刷牙、会用勺子吃饭、会主动上厕所,生活上老师再多些协助应该不成问题。

 

“面试”后,我们在操场上玩了一会,我观察了一下正在上体育课的老师和孩子们。的确,老师并不符合我的完美主义要求,她们不过是一群年轻的小姑娘,对孩子说话也没有我这么讲方法、有耐心。

 

但是同时,看到那一大群满场疯跑闹翻天的孩子们,我也能理解她们。换做是我,每天面对这么多孩子,也难以维持淑女形象吧。

 

那边,本来在滑梯上跑上跑下玩得挺嗨皮的小维,不知道怎么跟一个小朋友起争执了。因为我发了几个微信信息,没有看到事情经过,只看到小维委屈地瘪着嘴,要去打那个小朋友。


我晕,曾经被欺负了只知道哭的小家伙,什么时候开始会追着还手了?


我拉开了小维,问他怎么回事。他告诉我小朋友打了他一下。


我说:“小朋友第一次可能不是故意的,我们原谅他吧,如果他再打你,你再还手好吗?”


小维气呼呼地接话说:“如果他再打我的话,我就要把他打倒在草丛里!”说着还挥着手用力做出打的姿势。我忍住笑说:“好,打到天上去,打到小鸟的身上!看,那有一群小鸟耶!”


小维“中计”,抬头看向天空,破涕为笑了。


看来,我也不需要担心孩子在学校被欺负了。我需要重视的下一个问题是:告诉孩子还手的分寸。是的,我不是那种主张逆来顺受不还手的家长


%title插图%num

4

经过这些琐碎的小事,我忽然就想开了。

 

为了方便接送,我选择了小区里这个幼儿园。我很清楚它不是最好的,为此我曾有些自责和不甘。更重要的,我也像开头那位妈妈的想法一样,巴不得把孩子多留在身边一些时间,不忍心让他去经受未知的考验和挑战。

 

但是现在想想也没关系吧。社会永远都不是理想化的,我最爱的孩子不可能一直被我们宠着疼着,不经受一点委屈、疼痛地长大。他也需要面对各种性格的人、各种复杂的环境,然后学会不同的沟通方式、多样的处世方法。


被批评了、被打了、被排挤了,哭完之后,总要想办法解决。这也是成长的必经过程啊。

 

最重要的是我懂他、爱他。当他委屈的时候,当他无助的时候,他经历了外面的风雨的时候,他还有我。这就够了。

 

无论如何,我的孩子很快就要迈出走向社会的第一步了。

 

多么可爱的一个小伙子啊!世界,请你多多关照他!


%title插图%num

凯叔问



孩子刚上幼儿园时,你是怎样解决分离焦虑的?在留言里讲讲吧。

作者:薇多,国家中级早教师、高级育婴师,热爱早期教育的80后妈妈;非典型性处女座,平凡的理想坚守者,悲观的积极进取者。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“薇多的世界”,ID:weiduodeshijie,转载已授权。

——–End——–

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:凯叔讲故事

分离焦虑期的娃儿,怎么告别、怎么陪伴?

OK妈说: 儿子1岁多的时候我和老公去欧洲旅游了一躺,第一次长时间离开儿子。自打有了那次小别离之后,儿子一下子变精明了,每每看到我穿个衣服、整理一下背包、梳个头发都能立即预测到妈妈即将出门,然后紧张兮兮地盯着我直到我推开家门往外走的那一刹那小人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