抑郁症_抑郁症其实最需要警惕的就是抗抑郁药

我好像得抑郁症了,都表现在哪里啊?有什么症状

当你有观点时,你有敌人,我写这些不是为了引战。最初的目的是让更多被副作用困扰的人知道你不是一个人,并提醒。首先,让我们谈谈我的主观想法。如果抑郁不安或精神疾病不严重,无法工作或生活自立,在决定服药之前,尽量尝试调整方法(包括运动向最好的心理咨询师交流普通医院的用途,或者看中医)如果不能工作或生活自立,需要服药恢复正常,就按照医生的指示服药,做长期服药的心理准备。不要为SSRI药说好话,不要慢走。私信骂人,我看不见就直接变暗。

副作用对很多人来说也许并不明显,尤其是女性。如果你没有尝试过性高潮,你就不会意识到抗抑郁药物对性功能的影响。包括其他轻微的副作用在内,手摇晃多汗的麻木失眠和嗜睡,程度因人而异。如果你认为你必须吃药才能帮助你,如果你暂时没有明显的副作用,你也可以在这里关掉它,尽量不要再看或搜索副作用。你看得越多,你就越焦虑,不会对你的病情有帮助。如果觉得自己可以吃也可以不吃的话,病情不那么严重,对药有疑问的话,可以继续看我写的东西。

这是我的个人经验,2019年8月中旬妹妹出生后约1个半月(10月初的样子)发现自己有抑郁症的症状,开始对什么都不感兴趣,越来越懒(其实抑郁症的表现之一是懒惰),从11月到12月情况恶化,伴随着强烈的不安感(这种感觉最合适的表现是走在街上发现钱包和手机消失的恐怖感,抑郁症的不安感至少会持续几分钟)荷兰方面有产后抑郁专科,预约排队,我10月预约到今年1月才轮到我。

先看看心理医生的感觉吧。真的比自己指导自己好。我看了很多报道,吐槽心理医生的理由是,很多心理医生完全没有经历过抑郁症患者的病情,感觉不到身体,所以我的心理医生说的话真的会自己打破你的心理防线(例如,我可能不打算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这个角色,医生回到我身边怎么样,你只能面对现实。的双曲馀弦值。

然后医生评价了我的情况,直接打开我(感觉这种行为真的很简单,而且这种药实际上不安全,后面详细说明)舍曲林(又名左洛复)最初让我吃了一半,观察了身体的反应。吃药的第一天,我感到很强的副作用,手抖,出汗,失眠,偶尔感到上面。1~2周后,这些副作用逐渐减少,开始每次吃一片。但是!最令我烦恼的是,性功能障碍的副作用越来越明显。(不详细说明)我的一个女人受到伤害,无法想象男人是什么感觉。

说说吃药初期的感觉,最明显的感觉就是麻木,就像突然没有回忆一样,想不到以前的事情,关注点只有当天。这个时间可以说是失忆药,也是我认为情况会变好的时候。但是,服药2个月后,药效几乎消失,恢复原形(当时3月末欧洲疫情开始严重时),打电话问医生(不重要的疾病变成电话)能否增加剂量。因为药不起作用,医生同意我从一片剂量增加到一片半。

按照新剂量吃了两周左右,感觉一切正常。由于疫情的原因,当时每天在家看新闻读文章,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幻听了,但当时不在意(幻听救护车的声音)这种药肯定会影响大脑,扩大一些信息。当时,我出现了短暂的认知失调和时间认知差异(例如,我认为今天是22号)的最后一步是最可怕的妄想症。

我这里说的受害妄想症不是我们平时开玩笑或嘲笑别人的意思,而是正儿八经的受害妄想症(感觉有人会伤害自己,每个人的对象可能不同,我认为我丈夫会伤害我)

那种感觉真的很可怕,下一秒怕心脏病发作。我说服自己的方法是,我这么爱丈夫,我也承认了他的要害,然后我把我脑子里爆炸的东西全部告诉他,他第二天带我去医院,那时我认知了严重的时间出了问题(我认知的时间比实际晚了两天)。最后是住院烹饪,谈谈当时的医院情况,我一共住院一周以上,根据那个时间和住院患者的交流,发现他们因副作用自杀未遂住院。而且,当时最严重的患者,我知道他已经三四天了,我们聊天的时候,他说住院快一天了。的双曲馀弦值。的双曲馀弦值。因此,时间认知问题是强副作用的普遍现象。(这些都是普通搜索找不到的)

我自己也找到了很多相关资料,发现很多抑郁症患者自己没有轻生的想法,反而是药物的最后原因。在这里,我引用了一篇关于在网上搜索的文章:(从https://lifegatemedicine.com/2670)

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厄文基尔希(Irving)教授。

他做过重要的实验,让我们看到了事实的真相。他把实验参加者分成三组:给第一组人吃糖豆,告诉他们你吃的是抗抑郁药,给第二组人吃的是真正的抗抑郁药,而且说实话的第三组人什么也没吃,没吃药,没吃糖豆。

你可能认为吃糖豆没有效果吗?结果,如果让他相信自己吃了抗抑郁药即使他吃糖豆,也会有效果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总的来说,真正的抗抑郁药效果并不比糖豆好多。这是怎么回事?基尔希教授也很想理解。因此,他带领团队仔细计算,看看那些化学药物能发挥多大的作用。

的结果是药物的作用只有25%,与人体自然恢复的效果没有什么区别。换句话说,这项实验表明,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,服药或不服药,都对抑郁症没有实质性影响。更令人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。有一次,基尔希教授有机会看到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的内部材料。这些材料是一些抗抑郁药物开发时的原始实验结果。

看完这些内部材料,发现药企为了让人们相信自己的药物是有效的,往往会有选择性地对外公布实验结果。例如,在其中一项实验中,实际上有245名患者服用该药物,但在制药公司发表社会时,他们只选择其中27名有效患者,发表结果,证明自己的药物有效。

基尔希教授和其他专家决定,根据这些原始的实验数据,自己计算抗抑郁药的效果。他们采用的方法叫为汉密尔顿测量表,是公认的测量抑郁症和不安程度的方法。使用这种方法,最后得分,得分越低,抑郁和不安的程度越低,得分越高,越抑郁和不安。

最后,专家们测算出,抗抑郁药物可以在汉密尔顿测量表中降低1.8分。1.8分是什么概念?我们比较一下就知道了。根据这个测量表,改善睡眠质量可以降低6分。换句话说,被称为非常有效的抗抑郁药物实际上比晚上好好睡觉更有效。

抑郁症的症状是怎么样的?如题 谢谢了

而且在这1.8分钟里,也许还有水分。有一位美国医生叫彼得·克雷默,一直是抗抑郁药的坚定支持者,他还写了推荐抗抑郁药的畅销书。但是,到了2012年,克雷默偶然参观了某制药公司开发抗抑郁药物的实验室后,发现这件事是错误的。

本来,根据法律规定,参加制药公司实验的参加者必须非常健康,但同时有抑郁症,制药公司最多只能报酬75美元。

这么高的要求和这么低的奖励,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冒充自己是抑郁症患者。但是对于药企来说,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,很难找到人验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制药公司玩了一些小手段,创造了其他条件,参加了实验。例如,将实验室装修得特别温暖舒适,为参与者提供24小时365天的健康检查和咨询,免费提供药物。这样,有些穷人不仅可以拿到钱,还可以享受平时不能享受的福利。

问题是他们真的有抑郁症吗?克莱默医生认为,很多人的抑郁症都是假装的——他们首先假装自己有抑郁症,吃药后,假装自己的抑郁症减轻了,可以取悦制药公司,获得更多的福利。

药企呢?即使他们看到了,也不会说破话。因为这是他们想要的结果。作者采访克雷默时,支持抗抑郁药的医生承认抗抑郁药的所有科学证据都是垃圾。那些实验数据,毫无意义。

但是,如果这些实验漏洞百出,抗抑郁药物完全没有效果,这些药物为什么通过官方审查,进入市场?

作者给出了一组数据。在美国,药品监督机构员工工资的40%由制药公司赞助的英国情况更差,药品监督机构员工工资的100%由制药公司提供。

原因很明显,因为在这些国家,药企才是药品监管机构的衣食住行父母。针对这个问题,作者也咨询过教授。这位教授说:如果是制药公司的话,做1000个实验,其中998个失败也没关系。如果有两个成功,你的药可以进入当地的药店。

回到我的经验,住院期间医生给我开了别的药,我吃了一个月体重超过10公斤(副作用肥胖),害怕引起其他健康问题,又给我换了(副作用可能引起面瘫、赌博依赖症等)

下定决心后花了三个月时间,把这些药戒得干干净净净。在此期间,当然有不安发作的时候,每次想想是熬过去,还是老老实实地吃掉身体吃掉的药,意志力就满了。

但事实是,在我慢慢戒药的过程中,抑郁症的状况反而好转了。(事实上,许多药物的测试不符合规定。一些参与测试的人根本没有抑郁症,也会被判定为有效。)抑郁症一辈子都无法治愈。它不仅没有效果,而且会有严重的副作用、肾功能衰竭、肥胖、失眠或嗜睡等。以舍曲林为例,还是6岁以上的孩子可以吃的药,真的可以吗(副作用表明25岁以下的患者服用会增加自杀风险)为什么会给患者开这种药呢?

,其中60-80%的人感到中途效果下降,增加剂量,这时最容易出问题。我在我丈夫的支持和锻炼中慢慢缓和,运动真的是有用的方法,每次出汗都很舒服。另外,放弃社交软件(特别是推特等),很多新闻和推广都有消极的负面信息,多走路接触自然,努力恢复工作时间,忙碌自己,相信问题会解决,尽量依赖家人和朋友,不是药物。

更新:推荐油管视频

%title插图%num

加拿大着名心理学家JordanPerson博士,在国内外很有名。他自己近一年经历了很多变故,在公众面前消失了很长时间。两个月前,我录了一段视频,讲述了他从抑郁和焦虑到强有力的副作用到戒药的整个过程。他说吃药之前一直认为这种药是安全的,录像最后说现在有人用枪指着头吃这种药也不吃。他本以为抑郁症焦虑症很可怕,但副作用更令人绝望。他还提到住院时的时间认知有问题,继续问女儿什么时候,感觉一整天都很长。关于药物副作用的副作用的细节。

整个视频。
近一个小时,访谈者是他的女儿,我没有找到一个完整的视频中文字幕版,如果我以后找到它,我会贴上https://youtu.be/GzRbeMzr0k8。英语好的朋友应该可以试试。

他这个声望高的资源好的教授,从戒药到治疗副作用都在美国最好的诊所奔走,转移到俄罗斯,至今仍在塞尔维亚的治疗中,普通人受到损害的话,难以想象如何出去。正如评论中朋友说的那样,这样的药很可怕。停药后,情况变差的话,其实不知道是不良反应,只是觉得自己是否复发了。另外,有多少患者认为自己的抑郁症焦虑症恶化了?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是药物的副作用吗?因为没有精神科医生开药的时候,会告诉我副作用这么严重,所以他们最多说汗流浃背,失眠睡性欲减弱。Peterson教授在俄罗斯昏迷状态下接受了血浆交换的治疗方法,取消了体内所有的药物残留,这种药物在体内存在的时间比想象的要长得多。

已确诊抑郁症的你感觉抗抑郁药吃与不吃的区别是什么?

个人觉得吃药算是个心理安慰吧 手里有药就会有安全感 可能我抗药性比较好?吃药的时候也没有副作用 突然…

标签